售后热线:0755-26650698
86379000

 机票查询接口 短信群发软件
会员区 | 信息反馈
 首页   |  公司简介   |  新闻动态   |  联系我们 13028850008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湖南七旬父亲在广州被撞身亡

时间:2016-04-21 15:01来源:http://skjzv.cn 作者:锦州汽车网 点击:
死者的18岁儿子出生后发现为智障。事发后成天都沉默地坐着。 南都记者 梁炜培 摄 10月一场车祸后,拾荒老人雷牛仔入院后不治身亡。雷牛仔50岁时老来得子,儿子却是个智障儿,随后父子相依。事故发生后,老乡们帮着照顾,我们可以给他饭吃,但不可能管他一生
死者的18岁儿子出生后发现为智障。事发后成天都沉默地坐着。 南都记者 梁炜培 摄
 
10月一场车祸后,拾荒老人雷牛仔入院后不治身亡。雷牛仔50岁时老来得子,儿子却是个智障儿,随后父子相依。事故发生后,老乡们帮着照顾,“我们可以给他饭吃,但不可能管他一生一世。”这个孩子该何去何从,律师表示如果亲属不愿意承担孩子的抚养义务,那就只能将孩子送去福利院。
 
“老伴”待了一年
 
生了儿子也是智障
 
雷牛仔,1946年生,家在湖南嘉禾县雷家村。村里雷家四组的父老乡亲有印象以来,雷牛仔都独来独往,没有兄弟姐妹,锄着门口的一方地。
 
上百年的四合院里,有他的一间,不到20平方米。雷牛仔是村里少有的特困户。1996年,50岁仍孤身的他,身边多了一个人。雷牛仔找了一个先天性痴呆的老婆,老乡们说,那是带回来的。没有仪式,没有入户。1997年,和他生了一个男孩,老婆就不知所终。找到的“老伴”,只待了1年。男孩也没逃离母亲的病症。智力障碍的这个孩子名叫雷桃雄。
 
为了生计,雷牛仔决定来广州。2005年,雷牛仔带着桃雄,提着不多的行李,坐上到广州的火车。老乡在广州接应。
 
年迈的雷牛仔,在这座城市找到了他的位置,拾荒。早上不到6点,骑着三轮车,他绕着太和镇上南村附近收废品。桃雄一个人在家里待着。雷牛仔每天走之前,最后一个动作,就是把家里门锁好。
 
10年以来,雷牛仔一直骑着破旧的三轮车,收回来的废品,几乎把家里塞满了。
 
每个月500元,雷牛仔在白云区太和镇上南村租了一间7、8平米的房子。两父子挤在巴掌大的地方,除了一张1米2的床,能落脚的地方基本上都堆了破铜烂铁、纸箱塑料。乡亲们口中,“跟猪圈差不了多少”的地方,一进门就能闻到发霉的味道。
 
角落的煤气炉前,基本转不了身子。锅子里还是3、4天前煮的饭,打开锅盖,一股馊味。
 
饭点,雷牛仔就回家跟儿子囫囵一顿。
 
一场车祸后
 
老人被送往医院
 
10月19日,雷牛仔捡了一圈垃圾,上午10点,到了沙太路的淇骏货场收废品。满载一车废品,他正往家里赶。一出路口,29岁的李林金开着无牌摩托车,与雷牛仔的三轮车相撞。雷牛仔当场倒地,脑部受伤,不省人事。路人打了120后,雷牛仔被送到白云区太和镇医院。
 
事故发生后,白云交警一大队认定,李林金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,而且超载2人,均未戴安全头盔,承担一部分责任。雷牛仔无牌三轮车逆行,承担另一部分责任。两人责任同等。
 
交警从雷牛仔身上的手机,联系到他在湖南的堂侄。堂侄把消息告诉在广州的老乡,老乡第一件事,就是去他家里接上桃雄。
 
老乡到了雷牛仔上南村的家里,大门紧锁。从隔着防盗网的窗台看过去,桃雄低着头,坐在椅子上,双手插在裤袋里。
 
“桃雄,给我们开门”,桃雄抬头看了看,又低下头。“桃雄,把钥匙给我们”,他若有所思站了起来,在屋子里走动。
 
老乡们扒着窗户,不断叫桃雄找钥匙。桃雄一会东翻翻、西找找,一会又坐下来。老乡指手画脚,艰难地与桃雄沟通着。
 
4个小时过去了,桃雄终于把钥匙找出来,朝窗户扔了出去。门开了,桃雄穿着脏乱的衣服,散发着异味。脚上的拖鞋剩下头部半截,后脚跟只能踩在地上。老乡们在路边花了100多元,买了一套干净衣服、鞋子,给他穿上。
 
父亲不治身亡
 
痴儿曾被带回老家
 
近70的老父亲躺在病床上,浑身接着管子。儿子坐在病床旁板凳上,眼神空洞。
 
雷牛仔入院时,医院就开了病重通知单。诊断结果是重型颅脑损伤,病情危重,随时可能出现心跳、呼吸停止。
 
入院后,桃雄一直陪在旁边,干坐着,木无表情,就这么过了好几晚。隔壁病房的病人出院了,家属把躺椅送给桃雄,他这才有了能睡觉的床。
 
父亲住院期间,老乡们抽空去看望。住在大源村的亲戚也经常带桃雄回家吃饭。领着他,坐摩托,到家里,几次下来,桃雄自己还是找不到路。就算摩托车送他到了巷口,直走50米的距离,他也摸不到。
 
雷牛仔的住院费,亲戚们一人凑点,攒了5000元,垫上了。治好了也只能是植物人,亲戚们早就没抱希望了。除了刚入院做过手术,后来的治疗,也负担不起。
 
11月9日,医院说这晚可能过不了了。想不到,过了那晚,却扛不过翌日上午。入院半个多月,11月10日上午9点许,雷牛仔病重身亡。
 
老乡们知道雷牛仔去世后,赶到医院。尸体已经运到太平间。太平间门口,一排铁椅子上,坐着桃雄。依旧双手插在裤袋,低着头,身子蜷缩着,不同的是,眼眶有些湿润,嘴角抽搐。孤单的身影,老乡们看到,话都说不出。
 
雷牛仔的遗体随后送到殡仪馆,接受尸检。当天晚上,老乡就带着桃雄坐火车回了老家。
 
再回广州
 
老乡“管不了一生一世”
 
月租500元的“猪圈”退了,因为钥匙找不着、屋里不卫生,被扣了200元。老家那间房子已10多年没住过人,门都锈了,几个人才给推开。老乡口中快倒了的房子,瓦片脱落,每逢下雨就漏水。门一打开,霉味、锈味扑面。床上的床铺被套,都积了满满的灰尘。扬一下被子,小虫子四处逃亡。除了床,屋子里放了一张桌子,几把朽了的木椅子。天花板的蜘蛛网几乎要掉下。
 
老乡们只能帮着桃雄把床上的被铺换上新的,起码保证床是干净的。
 
回了老家,桃雄白天要么在床上躺着、椅子上坐着,要么就到院子里和小娃娃“玩”。往院子里一站,4、5岁的小娃娃们走向桃雄,拉拉他的手,抱抱他的大腿,小打小闹地“欺负”他。桃雄木讷的脸上,偶尔会露出笑容。
 
离雷牛仔去世已经1个月,因为没钱,还没入葬。为了争取赔偿,昨日,老乡们带着桃雄回到广州,寄住在别人家里。刚下火车,堂哥和其他老乡去了厕所。一转眼,桃雄就走丢了。他们分散跑开去找他。广场几乎跑遍了,终于在东边广场找到他,这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。老乡们不得不时时刻刻盯着他,马路他也没法一个人过。
 
老乡们说,桃雄一天说不到3句话,问他话,回应就只有点头或摇头。父亲死后,桃雄说了一句最长的话,“父亲死了,怎么办?”他的嘴角抽搐,平常低着的头埋得更低。“我们可以给他饭吃,但不可能管他一生一世”,老乡们看着桃雄可怜,但也无济于事。如果按村里低保,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钱。
 
昨日上午冬雨凄冷,桃雄的鞋子湿透。坐在老乡家里,他依然低着头,双手插着口袋,脚上是老乡给换上的鞋子,大了好几个号。南都记者问桃雄,“你想在广州还是在老家?”“想回老家。”“知道自己父亲去世了吗?”“知道。”“能不能照顾自己?”桃雄摇摇头。“能不能干活?”继续摇着头。
 
律师说法
 
广东粤广律师事务所张扬律师称,此案件中交通事故认定同等责任,意味着自己责任自己担。但鉴于雷牛仔死亡,摩托车驾驶者李林金无伤害,雷牛仔可以向法院起诉,申请死亡赔偿金。因为双方各承担一半责任,赔偿金打五折。至于李林金能不能承担这笔死亡赔偿金,就另当别论。至于雷桃雄何去何从?张扬称,如果亲属不愿意承担孩子的抚养义务,那就只能将雷桃雄送去福利院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  
机票、旅游、酒店专业QQ群:80833855  国内机票QQ群:83461864  特价机票QQ群:70455321 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:13028850008
FEEYE.COM 2003.ALL RIGHTS RESERVED.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粤ICP备09203057号
机票查询: 特价机票 机票价格查询:www.feeye.com  信誉度评级星级证书   业务QQ:1007302289